一人偶见露水桌子,因以指戏写谋篡字样,被一仇家见之,夺桌就走,往府首告。及官坐堂,露水以为日色曝干,字迹减去。
官问何事,其人无可说得,慌禀曰:小人有桌子堂,特把这张来看样,不知老爷要买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