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教学楼走廊里,我听到这么一段对话。
  一个学生问:“这么漂亮的女生追求你,你为什么把她拒了?”
  另一个学生回答:“女友再漂亮,也没有数学漂亮。走了,哥要通宵刷题去了。”
  我顿时感到自己的境界太低了。